2018年9月3日 星期一

北歐設計

這次應伊萊克斯的邀請到瑞典,參訪他們的總部,當然是為了讓大家認識他們的新產品Pure F9滑移百變吸塵器,吸塵器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純然功能性的物件,沒有什麼設計可言,更別說是具有地方色彩,或傳承斯堪地納維亞的設計傳統了,但Pure F9的設計的確有斯堪地納維亞設計的精神,什麼是瑞典設計的精神?我想就我在瑞典到處走走的經驗,我有些想法。


斯堪森博物館是一個戶外的博物館,他展示了許多瑞典不同時期的民居,這間是從前木匠的小屋,進去室內就可以感受到特別高的天花板高度,我詢問裡面的工作人員(是穿著古裝的,非常有趣),他說瑞典的傳統建築的確屋高比起其他地方都高,也許因為四周都是木頭吧,所以材料很多,也許因為瑞典冬日漫長,所以人們花在室內的時間要多一些,因次他們特別注重居家的環境。


民居如此,皇宮也不例外,位於皇后島上的卓寧霍姆宮,是現在瑞典皇室居住的地方,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的世界文化遺產,跟比較傳統僵硬的老城皇宮相比,卓寧霍姆宮傍水而見,十分秀麗,室內的裝潢雖仍然是皇宮的貴氣,但多了一份人的溫度,不像其他皇宮令人望而生畏,卓寧霍姆宮展現的是一種安逸私密的氣質,我參觀過那麼多歐洲的皇宮,這是我第一個認為人可以在這裡安居樂業,擁有幸福人生的地方。



最後是伊萊克斯設計長家代表的,理想中的現代北歐居家,有大量的採光、空氣,和讓人放鬆的空間,其實不管居住在裡面的,是十七世紀的木匠、是瑞典的皇后,或者是現代的職業女性,北歐瑞典的居家一直都有相通的特色,那就是與自然親近,與家人連結,並且善用資源,我認為北歐設計的精神一直都是以人為主的,而有哪個地方比我們的住家更與我們相關呢?

設計長說過他主要負責家中的清潔,我認為這點對物件的設計很重要,因為他自己使用,所以可以體會到種種細微的需求,好比這裡臨時小孩灑了東西,隨手就可以拿來用,打掃到一半水煮開了,隨手放著吸塵器也能站立,這都是一個親身有在打掃的人才能想到的體貼,同時,因為清潔變得簡單,所以可以在住宅裡嘗試更多不同的設計巧思。


因此,Pure F9滑移百變吸塵器的設計,事實上不只是奠基於科技的創新,而是當你在打掃家裡的時候的體驗,是否能讓清除灰塵這件大家都做的事,變得輕鬆一點,讓整個經驗變得更加便利,他是以使用者的角度出發,北歐設計強調功能,更強調使用器物的人的存在。因此在整體使用是很直覺的。

我們在面對不熟悉的家電時,總覺得它有一個正確操作方式,要先學會,但仔細想想這是有點荒謬的,因為家電是讓我們的生活更便利(或如同之前談的北歐設計,讓生活更美好),所以他的操作,從重心可滑移的集塵盒到吸塵器把再到吸力調節,都是很直覺是的,把手的調節非常簡易,是設計師在一開始時就把人考慮在裡面,吸力調 節的自動模式也是,感應到不同地板材質,會自動調節吸力。好比設計長家(或很多現代有設計感的住宅)會有地毯跟不同硬地板材質的搭配,自動吸力調節就不用手動切換,也能夠做到最好的清潔跟保養地面材質。


同時,考慮在人手上的重量(在吸地板時,集塵盒靠近地面,重心放低讓吸地板時變得輕鬆)和方便深入狹縫的設計(拿掉地板吸頭裡面就有伸縮軟管,不用再另裝),有各種不同的吸頭,好比床墊除蟎吸頭就有紫外光,在使用上面是很自然很直覺的,你不用特意去「學會」怎麼操作。 



設計長說,好的設計應該可以一筆畫出,這點可以從PureF9的簡潔外型看出,同時也注重使用者的操作經驗。我認為北歐居家跟他們對於家電的想法是密不可分的(大面積的採光裡,灰塵可看得更清楚了,所以清潔變得很重要,到了冬日待在家中的漫長時光,打掃也成為一項活動。) 



真正的北歐設計精神不只是一種色調,一種曲線,而是那種在看似簡單的設計裡,在使用上,所感受到的大量人性。





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

2018金曲獎

又來到一年之中金曲獎的這個時刻,金曲獎一向是什麼都有人穿的一個頒獎典禮,從正式禮服到休息裝扮,本來就是一個裝扮風格比較自由的典禮,從主持人起,都展現更加多樣化也有趣的裝扮。

我喜歡Dennis的黃色條紋西裝外套,雖然你可能會說「不像交通號誌嗎!」但交通號誌真的很重要安全第一好不好。我也喜歡Lulu身上衣服的這個概念,用T恤搭配華麗的晚禮服長裙,那是一個很美的印花,剪短的上衣有股年輕氣息,只是我有點掙扎上衣的字樣,如果是素面T恤搭配華麗首飾會不會好一點?我也知道那是金曲獎的縮寫,但應該不會有人誤會你是在主持尾牙(其實我還真誤會了,我本來一直想說GMA是某家健康食品贊助商嗎,一定花了很多錢才讓女主持人穿在身上,然後才想到那是金曲獎縮寫),所以不必寫吧。


蕭敬騰的紅毯打扮,很大膽。大尺寸的墊肩西裝跟外面有薄紗的長褲,西裝外套裡面是肉,希望他能理解自己這個手勢的意義「嗯湯啊嗯湯。」


艾怡良的衣服就是,SURE, WHATEVER(聳肩)。


張秀卿與女兒,媽媽打扮得很像媽媽,女兒打扮的...不像媽媽會准許她穿這樣出門。或你也可以說他們是,烏蘇拉與一尾電鰻。


希望大家不要忘了襯衫的存在,襯衫是個好東西,大家發明襯衫是有道理的,男性在西裝外套裡面就是肉這件事,讓我輕微的不安,而且說真的,許富凱的鞋子跟衣服徹底不搭啊,鞋型、顏色,都有更好的選擇。


陳珊妮驚覺「我看起來像得了白化症的憤怒鳥!」的那個moment被攝影機捕捉到了。


我看到張信哲時很疑惑,一直想「張艾嘉在過去的人生裡有沒有徹底的已經穿過這套衣服了?」(或李烈)。


我蠻喜歡J. Sheon這套黃灰格紋西裝的,我覺得剪裁長度跟鞋子襯衫搭配都恰到好處,既有正式感又年輕,只是他在受訪時說「我會找一個舒服的角度好好的享受我自己」在電視上講真的合法嗎。


閻奕格的這套衣服看起來像決戰時裝伸展台特殊材料挑戰賽的成品,主題是,使用汽車材料,所以有安全帶止滑墊和遮光的紗網。然後Michael Kors會尖酸地說「你是沒時間所以就決定就把這些東西綁在他身上嗎?I mean,她的胸部甚至不對稱。」Nina會說「作工真的太糟糕了,你看上半身的結構跟下擺的收邊。」Heidi會說「嗯,我真的看不懂。」嘉賓評審會裝好人「至少長褲的剪裁不錯吧?」然後聽到這句話的Michael Kors會翻一個華麗的白眼。


徐佳瑩的衣服款式蠻美的,我覺得硬挺質料的短袖更加顯示出腰的纖細,不對稱長度的裙擺,增添了一點輕盈,但為什麼要是這種丈母娘標準的酒紅色,根本應該(這個句型來了)把衣服還給于美人啊。


然後Faye也可以把衣服還給2008年的范曉萱,而范曉萱是從1996年的齊豫那裡借來的,而齊豫則是從1987年的窗簾店樣本裡挑到的(一個幸運信的概念)。


不過,以平等的角度來說,今年很多男星決定露胸部,我們應當給予鼓勵,可是不會有新聞標題下「李玖哲深V辣翻。」


或「比爾賈玉腿吸睛!」


張惠妹就,這套衣服走起來像迎神拍照像布袋戲,描述起來像石內卜,當然,身為張惠妹他只要出現大家就會很高興,但這世上有這麼多衣服真的非得是這件嗎。


然後看到他帶安娜(貝爾)來,所以主題是,恐怖片嗎?搭上安娜貝爾我就懂了,你的主題是鬼修女啊。


看到盧廣仲發展出獨樹一格的時尚品味很令人開心,他一直在服裝上小小的挑戰男裝的禁忌,比如皮鞋配白襪,穿在他身上卻顯得相當合理。


陳奕迅讓我有點失望,不是因為這套衣服不好看(這是一套很,沒有問題的衣服),而是世上像他這樣有個性魅力又敢穿的男藝人不多,想起他過去諸多經典造型,今天的丹寧布打扮實在是太,基本了些。


林俊傑為自己比個讚,好吧,我也同意(或至少可以比個OK的手勢啦)。


方大同的寬大剪裁西裝外套本身是時尚的,但是不知道是搭配還是個人特色的關係,你不會覺得這是刻意的當紅oversize剪裁,而單純的,就是衣服太大了。


徐若瑄也來了(詞窮)這是件不好不壞的禮服,搭配不過不失的項鍊珠寶,以及九零年代擋泥板楊林的髮型,但她真的很美,可能這衣服的訊息就是「我美」。


最後讓我們再看一次蕭敬騰服裝的不同角度,對,真的嗯湯啊嗯湯。(或也給他下這個標題「蕭敬騰深V展現傲人身材,搭配千萬鑽飾是今日紅毯第一美。」以及,他主持開口講話時我有震撼「原來他的主持風格是...Dennis!」

圖片來自中央社及ELLE



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

2018 Oscars

今年是奧斯卡頒獎典禮的九十週年,由於過去一年的各種運動,反對性騷擾、團結,在紅毯訪問上面少了很多跟時尚有關的問題,更多的是談論電影本身或正在進行中的改變,這當然也很好,但時尚也是奧斯卡紅毯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,不管最後結果你喜不喜歡,其實應該用看待電影一樣的方式來評論其好壞,而不是略過不提就比較高級啊。

Saoirse Ronan的Calvin Klein禮服,我想設計的概念是一種輕鬆的、帶有現代感但又不失華麗的想法,簡單的妝髮和小巧的首飾,但最後呈現的結果是一個床組,你可以看到前面是床單,後面有兩個枕頭套,跟一個被套拖在後面,就是標準四件組啦。


Sally Hawkins的Armani有經典好萊塢女星的風味,我喜歡略為強調的肩線,跟這禮服本身的閃亮材質,腰帶和裙擺的黑色裝飾有一呼應,但到頭來這就是一件,又一件Armani禮服,我們看過這件衣服很多次了,Armani永遠不出錯,正確又合理,但少了點驚豔元素,至於那個丈母娘髮型,嗯。


Meryl Streep的打扮在「怎樣,老娘可是梅莉史翠普啊」跟「對,老娘可是梅莉史翠普,但我的打扮也很棒」之間擺盪(有些事情永遠不會改變),我很喜歡她今年的大紅色禮服,她已經跨越了那種需要實驗或大膽來引人注目的階段,到她這個階段,所有的衣服都是為了凸顯她,這套大紅Dior禮服讓她顯得光彩照人,恰到好處的肌膚裸露和配件搭配,這是他最成功的造型之一。


Margot Robbie的白色Chanel禮服很有,Chanel的風味(那是什麼意思?),上半身的精美蕾絲細節給這件合身的禮服多了點輕盈感,但又增添了華麗的氣質,但元宵節已經過了,燈籠可以收起來了(還是說那其實是魚缸)。


Allison Janney的大紅禮服充滿氣勢,我喜歡那個充滿戲劇性的袖子,一方面也是她身高夠才能撐起來,首飾搭配恰到好處,但我不確定她需不需要那個包包,這件衣服最好的配件是金像獎(而她顯然也這樣想)。


Octavia Spencer的深綠色禮服真的很美,甚至跟她演出的電影色調有點關聯,恰到好處的肩膀細節,露出肩膀,跟束起的腰線,是很適合她體型,又有明星氣質的選擇,成功的禮服並不是讓所有人去符合一個單一的體型標準,一種所謂的「修飾」,而是展露出個人身上最美麗的地方。


Mary J. Blige同時提名最佳歌曲以及最佳女配角,這件白色的合身禮服剪裁非常精緻,我喜歡上半身的珠飾與布料間的對比,當Versace不搞莫名其妙的東西時,他實在是一個超級擅長讚頌女性美的品牌,今年看到很多白色,白色而沒有新娘感,實在是一個設計師的挑戰。


我很喜歡Leslie Manville的禮服,同時兼顧了優雅與別緻的質感設計,我喜歡肩膀的薄紗設計,但衣服上的排列細節,也很可以是某個大樓中庭花園的水景設計(就水會從上面留下來這樣,晚上還會從下往上打燈)。


Emma Stone選擇了外套與長褲的搭配,在一片長禮服之中,長褲的確顯得很別緻,但我並不喜歡這套衣服,如果褲子也是紅的,整體感可能會好很多,想想看如果是成套的紅色西裝搭上桃紅腰帶,會是很搶眼的搭配,但這樣看起來是她把三個不相干的東西組合在一起,她的妝髮無懈可擊,但我幾乎沒發現,因為我看不懂她的衣服。


Gal Gadot是今天我第一個發出讚嘆聲的女星,這件Givenchy的合身度令人讚嘆,底下的流蘇設計多了點流動感以及不同的輪廓,禮服胸前的設計非常大膽,但她用一條強烈搶眼的項鍊,不只創造了視覺焦點,也讓這件衣服不至於顯得太過裸露,看到美女穿上美麗的衣服真是舒心。


Allison Williams的裸色珠飾禮服是另一個Armani的輕車熟路,像是幾年前Cate Blanchett穿過的款式,但少了一點熱情,這還是一件很美的禮服,但我實在看膩了這種小籠包墊布的色澤(上面還有因為蒸過的水氣呢)。


Helen Mirren看起來高貴又完美,白髮與藍色禮服的搭配,加上搶眼的珠寶,她總是在紅毯上表現的完美又自在,這個造型低調但和諧,可是竟然還有一點出乎意料的感覺,我總是很期待可以在紅毯上看到Helen Mirren。


Viola Davis的桃紅色合身禮服,上半身的剪裁帶有一點運動感,她很適合這種搶眼的亮色,與流暢的線條,髮型本身不差,但如果是個更滿的爆炸頭,我會更喜歡。


Lupita Nyong'o的金色禮服是今天最搶眼的造型之一,高衩的位置恰到好處,這件衣服並不容易穿,上面的黑色細節設計多了一點非洲風,而整體的閃亮光澤非常適合她的膚色, Versace今年非常成功。


Nicole Kidman以藍色合身禮服出席,這就是很妮可基曼的造型,不出什麼錯,但有點僵硬。也就是說「妮可基曼打扮成妮可基曼來參加。」


我很喜歡Taraji P. Henson作為一個女演員,但我對於她打扮成九零年代港片裡的,蜘蛛精三號這件事持保留態度。


Salma Hayek最近的打扮都很瘋狂,她身為一個這麼美的女星,擁有無限的資源,可是這件衣服根本是那種情境喜劇裡面,某個女主角要參加別人婚禮當伴娘,穿出來博觀眾一笑的那種款式(其他的演員會有這種台詞:「婚禮的主題是什麼?寶萊塢遇見西部小妓院嗎?」)


我開始懷疑Jane Fonda掌握了長生不老永生不死的秘密,你們看看他的造型!他的體型!她是尖端科技的結晶啊(又不是霹靂車的台詞),我喜歡這件白色禮服的強烈肩線和合身剪裁,但那種巨星氣場不是誰都能輕易擁有的。


St. Vincent打扮成馬戲團裡的空中飛人是一件我永遠不會明白的事。


而Hailey Bennet打扮成一個,草堆,也是一件我不明白的事。


我很喜歡Sandra Bullock的禮服,在材質有剪裁上都有巧思,這件禮服在禮服的框架下,有許多出眾別緻的細節,我喜歡不規則的圖案和高領的剪裁。


Jennifer Lawrence的金色禮服簡直讓她重獲新生,因為,老實說,過去的一年她做了很多可疑的時尚選擇,這件禮服有著精巧的細節,也許不是什麼前衛或者令人出乎意料的設計,但一樣是凸顯了她的美麗,而那是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
最後我們以Timothee Chalamet結束今年的奧斯卡紅毯!

圖片來自TheCut WWD